贴牌、发布违法广告新氧背后的医疗美容乱象

近日,媒体曝出新氧APP商家涉售违禁药、“美丽日记”造假刷评,这把当时刚刚上市的新氧推上风口浪尖。新氧对外回应道,已组建内部调查小组,下架涉事机构,针对医美日记,新氧将上线人脸识别技术,进一步提升平台审核能力。

一位行业内部人士称,有的医美机构低价引客,将“衡力”和“保妥适”两款经国家批准的肉毒素品牌售价压得很低,就靠再引进一些“三无”产品赚钱。还有一些小美容机构采购其他肉毒素后再做包装,利用部分消费者崇洋媚外心理,夸大肉毒素效果。一旦出现问题,这些医美机构要么改换门面,要么跑路。

乱象背后,医美行业投资热度持续不减,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行业领头企业融资不断:2017年8月,悦美完成8000万人民币C轮融资;2018年7月,更美宣布完成5000万美元D1轮融资;今年3月,美呗宣布完成数千万人民币B+轮融资;5月2日,新氧登陆纳斯达克。德勤2018年9月发布的《中国医疗美容O2O市场分析》报告认为,2022年中国医美市场全年规模预计将达到4810亿人民币。

有医美行业内部人士告诉创投频道,部分没有注射资质的美容院会给顾客注射医美药剂,却无法出示药剂批准文件。一些“三无”医美药品的小作坊在淘宝上还有店铺,首页主推无创类美容产品,私聊时却卖未经国家注册批准的产品。

创投频道询问淘宝另一家名为“美容产品厂家直售”是否出售肉毒素和玻尿酸产品时,店主提出添加一名为“广州美业化妆品仪器源头厂家”的微信号。这名微信主表示现在国家对肉毒素的管控太严,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只对老客户出售肉毒素产品,但可以提供玻尿酸产品,原料从韩国进口,然后按照他们的操作方式和计量标准重新做包装,提供贴盒服务。玻尿酸一套售价为50—1000人民币不等,500套起拿货。询问过程中,此人没有说明这款玻尿酸产品是何种品牌。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副院长栾杰表示,药品没有按照国家专门医疗机构审批、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注册等流程的产品,属于违规药品。

“那些平台把空瓶子发到厂里,连标签都不贴,厂家直接罐装发货,然后平台再贴上专门定做的产品标签,就直接发货给美容院。”“广州爱美无针雾化微整产品”店主说:“所以你在网上问‘兰迪’产品,真实厂家都问不到,因为一样的产品,除了叫‘兰迪’,还可以换成其他名字,很多厂家做外包装定制。”

“船小好调头嘛,一旦出问题,改换个门面继续干。”杜涛说,但现在风险大了,一些小机构使用水货的现象也少了。

创投频道梳理发现,上述店主谈话中均提及的、仅负责生产和研发的“广州悦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未在这些经销商名单中。企查查数据显示,这家公司工商信息状态在2019年7月30日从“在业”变更为“注销”。

淘宝搜索结果显示,“衡力”瘦脸针100单位的价格从380至1500元人民币不等,“保妥适”瘦脸针100单位的价格从688至4388元人民币不等。

医疗事故“高发区”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2019年,国内卫生部门注册的医疗美容机构有10000余家,而经过逐级正规训练、达到卫生部要求的整形外科医生不足3000人。其中每百万人保有的整形外科医生数量为2.88位,远低于美国的20.88位和日本的17.54位。

“我们的货都是卖给一些大型的美容机构、小美容院、代理商和分销商。”“广州美业化妆品仪器源头厂家”的工作人员说。

创投频道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到,给小雪注射玻尿酸的“太原雅诗莲医疗美容门诊部”虽然经过相关注册,但现已被列入市场监督部门经营异常名录,正在进行营业执照作废声明。

据媒体报道,2010年11月,“超女”王贝在武汉中墺整形医院做整容手术时发生意外死亡,年仅24岁,因尸体火化专家组已无法确定真正死因;今年1月,19岁女孩小夏在贵州利美康外科医院接受隆鼻手术时出现意外而身亡,该涉事医院隶属于新三板公司贵州利美康外科医院股份有限公司;今年7月24日,制药公司爱力根在全球范围内召回纹理乳房植入物,其可能导致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目前全球有573人患上该病,其中80%都使用过该隆胸假体,15人死亡。

2018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显示,在具体服务投诉中,继远程购物、网络接入服务、经营性互联网服务、移动电话服务之后,美容美发服务投诉量由去年的排名第六升至第五。

市场争夺战与监管挑战

根据德勤于2018年9月发布的《中国医疗美容O2O市场分析》,中国医疗美容市场2017年规模达到1925亿元人民币,2013—2017年中国医疗美容市场的复合增长率约为22.0%。2018年至2022年期间,预计将以20.1%的年化复合增长率增长,2022年全年预计将达到4810亿元人民币。

阿里、京东纷纷入局互联网医美市场:美丽神器签署天猫医美平台入驻协议,京东与悦美所达成战略合作。行业中已有的产品也开始频繁融资。

杜涛表示,APP成为医美机构引流的重要渠道,并参与分成,但线上平台只负责营销却不负责把关,所以部分医美机构在线上低价揽客,虚假宣传,把顾客吸引到线下,再推销价格昂贵项目。

杜涛举例说明行业的复杂性:国内没有批准任何一台美容超声刀仪器,但超声刀却是医美行业皮肤科最火爆的仪器之一。栾杰解释,根本没有机构申请报批美容超声刀产品。任何一种医疗器械都需经过国家相关药监部门的严格检测方能批准上市,以保证其安全性和有效性,这是一个费钱又费时的过程。经销商往往不愿进行如此大的投入,加上有供应这种美容超声刀的非法渠道,于是就出现了国内没有经批准的美容超声刀现身市场的情况。

在新氧、更美、悦美等医美电商平台社区中,创投频道均发现“去韩国整容求带”“去韩国整容提供酒店和机票联系微信”等类似的信息。

市场监管其实并非无章可循、无法可依。早在2012年,北京市就出台了《北京市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实施细则》,对北京市医疗美容机构分级管理和专业机构培训条件进行了规定,这是国内第一个地方性的医疗美容服务行业管理办法,为各地方开展行业监管做出了示范。

处罚案例也不少见。6月1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就“非法医疗问题专项治理方面取得的进展和成效”问题回复,自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市场监管部门检查医疗美容广告29878条次,责令743条医疗美容广告予以改正,51家机构停业整顿,查处违法医疗美容广告251件,罚没款270万元。网信等部门检查互联网医疗美容相关信息19612条次,责令77条信息予以改正,查处案件55件,罚没款30万元。

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监管机构面临着诸多挑战。朱巍说,目前医美行业利用社交平台发布广告,比如微信、微博、朋友圈、直播等社交平台线上引流,线下销售,监管难度变得更大了,这也让不法分子钻了空。此外,某些医美电商平台对这些入驻商家相关资质审核不到位,这也让他们有了“挂羊头卖狗肉”的可乘之机,新氧事件就是真实的例子。

对于医美行业的规范,栾杰建议,一是医美机构自身要诚信经营,不要急功近利;二是相关监管部门要狠抓严打非法经营的美容机构以及倒卖医美药品、器械的黑心厂家;三是消费者要加强安全意识;媒体也应协助相关部门普及知识,让“水货”“假货”没有生存空间。

欢迎转载u乐平台官网-u乐平台客户端下载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u乐平台官网-u乐平台客户端下载 » 贴牌、发布违法广告新氧背后的医疗美容乱象

表个态吧 赞(0)